谷文昌勤廉故事系列之:患难未敢忘忧民

  来源:东山县纪委监察局   浏览次数:   2015-07-15 20:46   字体大小:[大] [中] [小]

  1969年冬天,谷文昌和他的爱人史英萍被下放到闽西山区宁化县,安置在禾口公社红旗大队。这里,路隘林深苔滑,一个山穷水瘦的小村子,700多号人口。山民们尽管起早贪黑,可是一份辛劳,未必就有一份收获。男人们一年中有大半年的时间是漂泊他乡,靠打短工卖手艺混口饭吃;女人们则在家带孩子勉强度日。

  谷文昌夫妇到红旗大队,正值冬天,田里一片荒芜,按理,秋收过后不久,农民的粮食还比较多。可是却有不少人埋怨着粮食不够吃,饿肚子。大清早,男人们就偷偷溜到外村混饭;女人们则背上砍柴刀或锄头,钻进大山割春笋刨山芋;至于孩子们,脸黄肌瘦,鼻子底下流着青色的鼻涕,眼里挂着泪花,带着乞求的眼光,怯生生望着谷文昌夫妇。

  山村的第一夜,谷文昌怎么也睡不着。见爱人老史也眼睁睁地看着他,就说:“老史啊,这地方穷,咱们有责任改变它呀!”爱人老史一边点头,一边忧心忡忡地说:“可咱们是下放劳动,改造来的啊!”“下放劳动改造又怎啦?咱是共产党员,总不能看群众挨饿啊。象这样饿下去,人家怎么看咱共产党呢?”“可是,地方领导都在,不是咱能插手的啊!”“这哪里是插手!看着群众在挨饿,所有的共产党人,都有责任解救他们!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!如果我们不关心群众的利益,我们还叫什么共产党?”爱人老史没有再说话,她知道丈夫的脾气,认定了这个理,十头黄牛拉不回。

  天一亮,谷文昌就找到了红旗大队党支部书记王定乾。见王书记对着他发愣,谷文昌知道对方不明他的来意,就说:“老王啊,你能不能叫几个大队干部,带我到四处转悠转悠?”“行,只是山区没什么好玩的。”王书记回答很干脆。谷文昌在王定乾等红旗大队的领导陪同下,带着锄头,向田间进发了。大队领导们感到奇怪:怎么新来的下放干部不玩山,却是要下田?

  红旗大队,层层梯田散落在大山之间。谷文昌在大队领导的陪同下,爬到最高的梯田处,一会儿看看水渠中往梯田里淙淙流去的溪水;一会儿走到荒芜的稻田中,随手抓起稻草,仔细端详。大队领导们你看我,我看你,不明其意。又一会儿,谷文昌蹲下身子,伸出拇指和中指量水稻头的株距和行距;又挥起锄头,在田间刨刨,再用手捏捏泥土。这回,随同“玩山”的大队领导看懂了,知道谷文昌这是在做农田调查,便开玩笑道:“老谷啊,咱红旗大队,红旗倒是挺红,可山田却是白瘦的。”

  “玩”了整个上午的山,谷文昌对王定乾说:“老王啊,什么时候开村干部会议,也让我参加参加,行吗?”大队书记王定乾被谷文昌的求实精神感动了,大声说:“行!老谷,今晚就开,请您给我们指示指示!”当晚,村干部会议开了大半夜。会上,谷文昌慷慨陈辞:“今天上午,我和各位领导看了咱大队的所有稻田,下午我还看了咱大队收支账簿、肥料和农药的使用数量,也看夏秋两季的收成,知道咱大队粮食单产才300多斤,每人一年的口粮分配300斤不到。在我看来,咱大队,红旗虽红,生产问题却挺大,群众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。”

  一语惊四座,大队领导们屏息聆听这个下放干部的分析:“恕我直言,红旗大队群众粮食不够吃,原因在哪里?不是我们社会没有干劲。问题出在水稻产量低。产量低的原因又在哪里?我看,一是稻田串灌,二是水稻高杆疏植,三是长期使用化肥,造成土壤板结。”

  谷文昌继续分析:“稻田串灌,势必导致肥料流失;种植水稻高杆品种,势必导致倒伏;水稻疏植,势必造成植株少,当然就少结穗;土壤板结,一则空气不通,二则没有肥力,这样的稻田,不减产才怪,怎么办?我建议:第一,改串灌为轮灌,使肥料不致随水流失;第二,改低杆密植,使水稻不致倒伏,增加结穗数;第三,大家齐动员,给稻田施农家肥。前两项好办,第三项做起来很难。我老谷,是有25年党龄的共产党员,为了提高生活水平,我愿意带头积肥。”

  谷文昌的发言,令红旗大队的领导打心眼佩服。闽西山区寒冷的冬夜,阻挡不住会议室里谋划生产的热情。大家都说,咱村下放干部老谷,是实干家,是水稻专家。在会议之后的七个多月中,谷文昌夫妇为集体积肥达一万多公斤。

  这一年,红旗大队摘掉了落后帽子,水稻亩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500多公斤,群众开始过上了温饱的日子。(林定泗整理)

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[闽ICP备13019752号]

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